Search Results for: 被愛系列

【被愛系列】論離婚

雖然是【被愛系列】,但一定要講離婚,這樣才會完整。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,但現在連我也相信這句話是真的,至少字面上的意義是。 樓上搬來了新的鄰居,是一個打扮合宜的義大利女人,帶著兩個跟我們家差不多年紀的小孩。有天在電梯裡,她對我說: 「我的小孩沒吵到你們家吧?很抱歉我的小孩很吵,我管不了他們,不過他們只住隔週,下一週就不會住這裡了…」

【被愛系列】性慾與性生活

有天三個女人在公園,不知誰先起的頭,講著講著就講到了作愛這件事。 A說:「從我兒子出生之後,我跟我老公就已經沒有那個了,他如果想要,我就叫他去廁所」 B說:「我實在很厭倦,當一個男人被A片洗腦太久,他總是在妳身上跑A片的流程,完全沒有情趣可言,還讓我覺得自己很像在拍A片」 C說:「唉…我想亞洲的男人都差不多是這樣的吧!」 講夫妻,講被愛,卻不講性生活,實在太假掰。就像屋子裡有隻大象,大家都假裝沒看到一樣。作愛也是大家感情的指標。根據可靠資料顯示,結了婚,有小孩要忙的夫妻,平均一個月做一次愛,看到這個數據的時候,你是不是也覺得很準呢?如果妳跟妳老公一天連話都講不到十句,還會對他有性欲嗎?如果妳感覺不被愛,那自然就對老公沒有性欲了。

【被愛系列】認真的女人最美麗

阮翠又來了,上一篇「人妻仍是被愛的生物」發文後幾天,阮翠突然打電話跟我說:她決定不再企求老公給她愛了,她要轉移自己的期待。害我嚇了一跳,她應該沒看我的部落格吧!她也不可能用咕狗翻譯吧! 過了一週,我問她最近過得如何,她又沮喪了,她說這幾天一直跟老公吵架,而且很多時間都在哭。這次困擾她的是工作的問題:

【被愛系列】 把老公當成狗來愛

除了阮翠跟我之外,我們的亞洲兵團,全盛時期一共有四個女人,和七個小孩。後來大家先後回國,現在只剩我跟阮翠了。尚美是南韓的軍嫂,她是梨花女子大學的博士生,她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去美國做研究,然後把她兩個小孩帶去美國;恩永的老公在南韓的外貿協會上班。有天大家聚在一起,正要開始抱怨的時候,阮翠煮好了越南河粉叫大家吃。

【被愛系列】愛她,就是給她注意力

結了婚還想要被愛,就像小孩生了之後還想要休息一樣,都是屁。不過,如果你知道這個遊戲怎麼玩,營造被愛的感覺,讓對方感覺到被愛,是一種維持生活和平的潤滑劑,搞不好還會產生商業價值。 因為只要是人,都有這種需求。不管男人女人、幾歲了,外表怎樣,有錢沒錢,所有人都想要被愛的感覺。一旦沒有,人的不安全感就會浮現,對大小事恐懼,慢慢就會變得有攻擊性。

【被愛系列】「人妻」仍是被愛的生物嗎?

阮翠是我在這裡唯一的朋友,她是越南人。她和她的捷克老公,是在西班牙讀書的時候認識的,阮翠除了會說越南話之外,還會說西班牙文、英文、和法文。 這些年,我找到了一個關於朋友的定義,還滿準的。所謂朋友,就是突然間打電話來給我,我不會怕,我知道她一定「不」會有什麼重要的事,但是我會接起她的電話。聽她感嘆生活的無力,或是抱怨她老公。當我們的孩子在旁邊吵鬧,也不怕對方不舒服。有時我想見人,我會去她家要杯飲料;偶而她忙著上課,很久沒吃一頓像樣的午餐,我也會請她來我家跟我一起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