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米 – 畢飛宇小說 (有雷,慎入!)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連續幾天都沒睡好,又和老公吵了架,突然很想看點灑狗血的鄉土劇,於是想起這本之前看一半的「玉米」,畢飛宇的小說。果然,人若是心情不好時,就是要吃重口味,這本小說的感官刺激,比鄉土劇更生猛。小說的故事發生在中國的農村。在中國,農村可不是我們台灣人印象中那種安詳純樸,而是無法想像的醜陋惡毒。

玉米 - 畢飛宇小說
【圖片轉載自:張看部落格】

這本書有點像金瓶梅,說的是中國舊社會女性的生存故事。所謂的「舊社會」,大約是在1970-’90年代。那時中國還在人民公社大躍進呢!因為權力是男人的戰場,女人沒有任何職場的舞台,也沒有受教育和謀生的管道,所以為了享有一點點作人的權利,必須要依附男人。所謂「依附男人」,就是用身體來交換一點自由,找個有權的男人上了床,不管對方是什麼爛人,女人都要表現言不由衷的愛慕,這樣就能分享到一點權力的渣滓,接著才能保護自己。但是保護自己卻永遠不夠,為了防止男人受更年輕貌美的女人誘惑,女人還一定要不斷整垮其他女人,才能鞏固自己權力。

在封閉落後的中國農村裡,大家相信的真理,都來自你的上一代或是左鄰右舍。所以「重男賤女」自然是擺脫不了的陋習。玉米的媽媽一連生了七個女兒,七個女兒在父母眼裡都彷彿不存在似的。父母會重男輕女,歸根究底,主要還是一己的自私,希望自己老了有人依靠。所以養兒子比養女兒划算。

中國人謀殺女嬰不稀奇,連在印度最窮困的鄉下,你也能找到早期判斷胎兒性別的高科技超音波,好讓父母早期發現自己懷的是女孩。既然,父親母親都這麼痛恨自己生了個女兒,那我們何不讓女人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呢?讓這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去鬥劍,互開菊花,最好還能讓男人生小孩。

 


 

整本書裡,沒有任何一個人身上,你能嗅到一絲溫暖的氣息。書裡所有的男人都是追求性交、權力的動物。他們嘴上講著唯物論、動不動要和人辯証哲學問題。但是一有機會,馬上要找別人的老婆偷情。故事裡最悲慘的女主角玉秀,她的父親是農村裡的小官員,靠著一點點小權力,和村裡所有人的老婆都有一腿,全村的男人都敢怒不敢言。但一朝村長失勢,男人就把所有的恨意,全都報復到村長最美麗的女兒玉秀身上。

女人真是招誰惹誰,明明敗類的是她老爸(男人),但是她卻要承擔所有的罪。而且奇怪的是,當年的中國似乎沒有法律,也沒有警察,人受欺凌,卻沒有任何的管道能討回正義。在這本書裡,有家庭,但是你卻讀不到父母對子女的愛;有夫妻關係,但是你只能看到夫妻間如何算計權力;有姐妹,但只有較勁競爭,偶然出現的一點相濡以沫,是在提醒你,這是個關於「人」的故事。基本上,除了「官」之外,人都是渣,男人全是賤的,女人都是蠢的。為這本書的意旨,就是要你看看中國農村當年有多封閉,多不合理。另外,你還能發現:

「當人民在失敗的政策領導下,就算你已經用盡了全部力氣,發揮了最強的能力和智力來求生存,但你的生活,最終仍然全無尊嚴。沒有是非道德標準,所有的親情、愛情、友情都是狗屁,生命沒有半點價值,人活著真的比垃圾還不如。」

在中國,人好像自然而然就成為災難。很奇怪,中國人自古到今好像有種天份,就是把失敗的管理發揮到極致,能逼人類集體把最惡劣的一面呈現出來,好像人不變成混蛋,就沒辦法生存似的。

 
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顯示留言

還沒有人留言,你要當第一個嗎?

    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