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糖三年回顧:同場加映「小兒戒糖序曲」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今年作完健檢,拿到血液報告之後,發現血糖與糖化血色素雖然很接近門檻值,但都還在正常範圍,而且我老公的結果跟我差不多,不過收到血液報告時,我還不敢高興,因為我知道,甜食欲望就像水痘病毒一樣,還在我的身體裡,它只是還暫時被外力封印而已。

直到有天去Paul吃早餐,一進入店裡,鼻子裡聞的是揮發奶油的香味,觸眼所及是耀眼的甜食。我最後點了一條奶油閃電泡芙配氣泡水,裡面的鮮奶油只是微甜,泡芙烤得油亮,但吃完三分之二之後,我就再也不想吃了,放下泡芙的那一剎那,我突然領悟到,面對著幸福甜食,我居然沒有一口氣吃完?那麼,我的戒糖計畫,應該是成功了吧?

閃電泡芙

很多我寫在這個部落格上的事情,乍看之下很勵志,但最後都是假議題,因為不久之後我就會故態復萌,包括戒糖這件事。其實這二年來,我還是常常會放縱自己,有時突然就吃完了整袋的巧克力,或者是把我的慾望轉移到其他的食物上,比方說洋芋片、氣泡水或是法式泡泡冰 (Sorbet)。

現在,戒糖這件事,經過了三年的掙扎,以我自己衡量戒糖計畫的指標,應該是成功了吧!第一,我的血液報告連續二年都是正常的;第二,點了一份精緻甜點還吃不完,我就開始覺得噁心;第三,三年前我打開一包新貴派可以馬上吃完,到現在一條OREO平均可以吃三天。

如果我自己戒糖已經取得某種成功,那下一步就是幫我兒子戒糖了。我兒子第一次吃到人造甜食的時候,大概是他一歲半之後,當時我還一個人把屎把尿帶整天,通常是一早起床先買杯大冰焦糖瑪其朵,慢慢喝到中午,中餐結束後,下午吃零食,晚上孩子睡了,再買宵夜邀老公一起吃,每幾個小時就補給一次食物,陪我撐過了每一天。

我兒子什麼都還不懂時,就常看著我把一顆顆黃色小球塞入嘴裡,當時我真的是出於絕望,一天真的太久了,已經不知道要用什麼來娛樂他,於是就分了他義美小泡芙,我還記得他吃到了之後的表情,笑得心花怒放。我也覺得在這個漫長的下午,距離老公下班還有好幾個小時,孤單的籠子,只有我跟他,孩子的笑喚回了我在家帶孩子的初心,媽媽不就是希望孩子有個快樂的童年嗎?那大家就來開心吧!

 

 

這幾年下來,我兒子對甜食的偵察、鑑識力已經強到,帶他到各國的超市,他就算完全看不懂超市裡,食物的包裝上的字寫什麼,但只要從包裝上有彩色卡通圖案,或是從商品陳列的邏輯,他就知道那是甜食,甚至連維他命、發泡錠他也很識貨,只要沾過一次,就會把包裝記得很清楚,下次在超市就能自己找到,吵著要買。如果不讓他買,不久後,他會想辦法在家裡弄到錢,帶著去超市,當你拒絕他時,他就要自己拿著去結帳。曾經我兒子每天下課,我到學校去接他,第一件事就是跟我要點心,如果今天帶的點心不是甜食,通常馬上翻臉,在同班同學、家長面前,完全沒有羞恥心的隨時可以暴走,甚至會打我。那一幕之慘烈令人印象深刻,甚至過了二、三年之後,我在路上遇到認識的家長閒聊幾句,他們還會問我兒子現在還會吵嗎?好一點了沒有?

我開始懷疑我兒子習慣性的瞬間崩潰,跟甜食有關。雖然我兒子吃的甜食,跟我相比之下少了很多。但開始覺得不對勁,是因為我們的家庭生活品質,已經變得很低落。正常來說,小孩下午放學會很餓,但這時若給他堅果、水果類的全食物,他仍然不吃,硬是要逼我帶他去超市挑他要的精緻甜食,如果不去,我在學校門口,就會死得很難看;接著,他晚餐通常一根青菜也不吃,叫他吃他會哭天搶地,全家又要看他為了一根青菜如喪考妣;好不容易吃完了晚餐,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櫃子裡找甜食,問我今天晚餐後的點心是什麼?他要犒賞他自己!

這就是了,我還記得小學下課後的乖乖、波的多、卡迪那、麥香紅茶,七七乳加,出現在電動玩具之前,那是我最早對於「上癮」的記憶。我總是會有一些小錢,自己拿去樓下的雜貨店買零食,五香乖乖會吃到連屑屑都舔光,到了晚餐,看到我媽煮的晚餐我根本不屑一顧,也從不知道飢餓為何物。我心中總是會想著廣告上最新出現的零食,明天下午我要買什麼?

我懷疑我兒子每天固定發生的這三場「習慣性崩潰」,從他放學到晚餐結束睡覺前,不過短短五個小時,是我們家庭生活品質低落、夫妻關係冷淡的隱形兇手,但這可能不是他的錯,只是我們不小心把讓他吃到了太多的甜食。

所以,如果我自己戒糖有成了,下一步就是幫我兒子戒糖。
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購物參考請點:不要買的理由列表】 


想聽歌的人請點 :歌詞翻譯總覽】 


有興趣的話可以追蹤我們的...

歡迎使用 Email 訂閱

請輸入 Email Address

一起加入其他 264 位訂閱者的行列
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