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城 停課

封城停課

【三分鐘熱度的界線教養手冊】 新書上市!  不要錯過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小孩停課了,而且還不知道哪一天才會去上學?就算學校開學了,也還是會擔心。2020年,小孩從三月初,一直停課到六月初,整整三個月在家,雖然一開始非常痛苦,但畢竟,我也還有那麼一點母性,日子久了我也習慣,接受了現實。

我知道自己有多麼不喜歡跟小孩在家裡,三個月停課+封城,光聽就要嚇尿了。停課還不能去外面,兩個7歲5歲的小孩整天關在家,聽了就快心臟病發作。

封城那段時間,我正好在看一本書,就是David Goggins 的 Can’t Hurt Me, 他說,你是可以愛上痛苦的,這句話暗示了,其實你一直以來認為的痛苦,或許並不一定是痛苦,你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它,你覺得它痛苦,可能只是你習慣的心態。這就像我已經被小孩訓練出「小孩+家=痛苦」的反射。

疫情從義大利開始時,學校還沒停課,但氣氛已經很奇怪,當義大利疫情開始之後,每個人都只是挫哩等,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而已。我才想起,2020年一月,我們還去了北義大利,正好是疫情開始的地方,而且回來之後,我兩個小孩真的還有生病發燒。二月底,義大利的疫情就正式爆發了。

第一次疫情發生時,小孩的游泳課、溜冰課等,我就已經開始不敢去上。沒經歷過SARS,天真的外國人,還不知道可怕。溜冰老師只說她剛去滑雪回來,我就不敢去上課了。

終於三月初學校停課,我鬆了一口氣,但就要忍受小孩整天在家的痛苦。老公還是繼續去辦公室上班,不過辦公室幾乎沒人,所以下午五點就回家了。學校老師也會寄作業來叫小孩寫,但我才沒閒情叫小孩寫作業。封城之後,公園鎖起來不給人進去,超市也不能帶小孩去,我得要等老公下班回家,才能去超市買菜,沒有餐廳、外帶,小孩又天天在家吃,食物消耗得特別快,我每天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買菜煮飯了。




那段時間,我都起得很晚,因為小孩整天沒有出門、沒活動的關係,我兒子晚上九點半睡覺,早上六點就起床了,我還早起,搞不好會遇到我兒子,等於從早上六點被他亂到晚上九點。但也就是因為這段時間,24小時相處,我才開始面對我兩個小孩,去尋找跟他們相處的方式,詳細的內容幾乎都寫在「三分鐘熱度的界線教養手冊」裡。

最後跟小孩整天在家,我演化出一套生存的模式,就是像投停車費一樣,每隔1-2個小時,去招呼他們一次,其他時間我都在房裡做自己的事情。兩個小孩每天大概七點就起床了,我則是要賴床到老公出門,大概8點半之後才會起來。8點半起來跟他們說早安,然後我就去房間做自己事了。這時兩個小孩就會玩樂高、看書、吵打架等,我是自然地不想理他們。

這段時間最常遇到的,就是兩個小孩吵架,永遠都是在吵樂高板子誰可以用,還有哪片樂高是誰的。但小孩知道我誰也不會幫之後,吵架的情況也就變少了。

等到早上十點時,就固定準備點心給他們吃,通常是切個蘋果或芒果。然後1點再吃中餐,吃完之後,小孩看2個小時電視,看到下午三點之後,我們再一起去陽台晒太陽,老公5點就下班了,我就開始準備晚餐,接著去買菜。

三月封城,只知道害怕,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;四月,習慣了之後,無聊開始比害怕多,一看窗外發現滿街都是人在跑步,因為跑步是少數可以允許外出的事情,而且不用戴口罩;五月,變成到處都是小孩騎腳踏車,因為車子不能隨便開,路上幾乎沒什麼車,小孩在家關不住,終於出動了。

2020年六月初,確診數還真的下降到二位數,學校也突然寄了信來,說正在準備新的動線,要叫大家回去上課,不強迫,會怕疫情的人可以不來,不扣分。真是太感人了,因為校長老師們,都是年紀較長的高風險族群,還願意冒著風險叫小孩回去上學。結果一開學,我發現全班同學幾乎都來了,家長們都好像很久沒看到人類一樣,還發現大家都沒事。看起來,經過這停課三個月,特別是家長們,應該都戰勝了恐懼吧!

部落格公告:我們有 Podcast。也有 SHOP

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 = 支持我們更好的創作!!!


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有什麼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