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懼 服事 確診數

恐懼、服事與確診數

【三分鐘熱度的界線教養手冊】 新書上市!  不要錯過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疫情爆發前,教會的最後一堂課是Minister,服事。服事的概念,大概是這樣子的: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為他人做些什麼,我們如果服事身邊的人,也就是服事上帝,而上帝也為我們準備好一切需要的東西,祂也一直在服事我們。

為了讓大家實踐「服事」的動作,教會還叫不認識的人,互相打電話,問對方需要什麼,或是聽對方說話,問候他們。當時上這堂課,我是覺得完全不理解這是在幹嘛?有什麼意義?而且要打電話給不熟的人,真的是非常痛苦,更不要說還有人會突然打電話給我,問我在幹嘛,我甚至還不敢接。

確診數從2020年六月初解封,過了一個快樂暑假之後,到了九月,確診數又開始狂飆,一天二、三千確診,而且九月時,就聽到第二波會比第一波更嚴重!終於到了十月越來越冷,肅殺之氣也更凝聚。就像你不知道明天天氣會多糟一樣,你也不知道明天確診數又會多高?繼老公每天更新這個誰確診,那個誰也確診之後,兩個小孩又再次感冒,學校規定一定要去看醫生,果然,又要驗。

沒想到家庭醫生說:
「這次我沒辦法幫你驗了,因為要驗的人太多,所以你直接去集中檢驗所驗吧!」

是了,公園在半個月前,突然搭起一個大帳蓬,就是集中採樣所。每次經過,外面總是大排長龍,排隊越長表示疫情越嚴重。第一次帶兒子到集中檢驗所的時候,我心就像烏雲籠罩,因為疫情嚴重就已經讓人覺得很害怕了,而且來驗的排隊的人,身上搞不好還有病毒,這個採樣所真是個很毒的地方,而且一待就是很久,因為等待的人太多了!

一踏進採樣所,雖然都已經預約好了,但前面大概有10幾個人在排隊吧!先去窗口登記,雖然我一直跟兒子講不要摸任何東西,但是小孩怎麼可能不亂摸?兒子摸欄竿,摸牆壁,再摸自己的臉。人龍旁邊也有區公所的工作人員,只戴著口罩,在幫忙疏導人群,或是回答問題、維護秩序。





排到了窗口後,是一個中年女子,隔著壓克力板幫我刷條碼,她看起來比我輕鬆多了,指引我下一個窗口,我多看了她一眼,發現她脖子上掛的帶子,寫著Red Cross. 不清楚她是義工,或是正職工作人員?不過,在這樣的地方工作,她居然還能有笑容。

接著進了小房間,醫檢師全身穿著防護衣,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我兒子看到他穿得很奇怪,又開始問東問西,這個醫檢師也還很有耐心地跟我兒子解釋,為什麼要穿這個衣服,還有等下要把棉花棒插進鼻孔裡…

採樣不到10秒鐘就完成了,醫檢師把棉花棒放進試管裡,一邊告訴我:如果是陽性就會馬上打電話通知,如果是陰性就不會立刻通知你,在家等E-mail就好。

走出檢驗所,好像如釋重負一樣。我突然覺得,其實我不需要害怕,因為即使疫情如此嚴重,但有很多人仍然在服事我,家庭醫生,檢驗所的工作人員,窗口的小姐,醫檢師們,或者是超市裡工作的人,學校的老師們,他們永遠都比我更靠近病毒和危險,但是從他們臉上,我都感覺不到他們在害怕,如果他們不害怕,我比他們更遠離病毒,我為什麼需要害怕?

面對病毒,我想來想去,也只有一個建設性的方法,就是戴好你的口罩,還有小孩感冒不上學時,在家顧好你的小孩。害怕永遠不會幫我對抗病毒。但為什麼很多人,他們的生活只剩下恐懼呢?他們的心,永遠黏在那個確診數上,他們的恐懼,也已經成為一種疫情下的反射動作,每天就看著確診數字,就像對股票指數的反射模式一樣,只要它越高,我的恐懼也要跟著升高。

原來,這個世界上,有人永遠躲在暗處,他們會不斷製造恐懼給你,甚至是每天,他們希望你感到害怕,因為只要你覺得害怕,他們就有機會可以利用你,從你身上得到好處,利用恐懼來控制你的行為和想法,甚至只是奪取你的注意力,對他們也是有利的,你也知道他們是誰。

面對疫情,除了戴好口罩之外,幾乎沒有其他方式能幫助我,我發現,恐懼只會一點一滴侵蝕我,它不能幫助我,而服事別人,能幫我們克服恐懼。

部落格公告:我們有 Podcast。也有 SHOP

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 = 支持我們更好的創作!!!


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有什麼想法嗎?